13105331895
资讯中心INFORMATION CENTRE

知心专业、贴心关怀、诚心服务

淄博日报记者专访孟刚老师

2020-04-14

http://www.zbnews.net 淄博日报记者: 毕红梅


    在我们的社会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看似正常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极度痛苦的心;他们被自己的那些非理智的想法和行为所纠缠,常常陷入一种强迫自己思维或行为的怪圈中不能自拔;他们与自己的心魔斗争,却又在一次次较量中心理能量被消耗殆尽……

    5月中旬的一天,记者来到淄博职业学院见到了孟刚。眼前的孟刚儒雅、沉稳,眉宇间浓浓的书卷气透露出他的职业——教师+心理咨询师。如果不是提前得知他是一位近20年的强迫症患者,你很难与他划等号。随着交谈的深入,记者深深感受到了一位强迫症患者在与自己抗争中所经历的那种心理煎熬及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的痛苦。所幸的是,孟刚不但走出了自己的心理沼泽,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他还通过对心理学的研究,并结合自我救赎的经验和教训写就了《强迫症改变人生》(新版《谁在强迫我的人生》)一书,提出了具有一定创见的“三个自我”的理论,以及非常实用的自我心理疗法,打破了强迫症不可根治的断言。

强迫症带来的烦恼

孟刚生于1962年,从小性格腼腆、内敛、不爱说话。16岁那年,也就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孟刚从高一直接考入武汉海军工程学院成为一名大学生,当时在他的母校淄博五中轰动一时。进入大学后,孟刚敏感脆弱的性格以及对现实生活的弱智都让他无所适从。后来,因一件事的强烈刺激,孟刚的人生而彻底改变。

那时,学校里流行击鼓传花的游戏。花落到谁的头上,谁就起来表演节目。一次游戏中,“花”落到孟刚头上,此时的他,脸涨得通红,浑身冒汗,整个人紧张得手足无措,嗫嚅半天说不出话。这件事让孟刚尴尬得无地自容,也沉重地打击了他在学习上建立起来的自尊和自信。从此,孟刚开始失眠,辗转反侧中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开始困扰他: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我为什么姓孟?我的祖先两千年前是何人?是否也像自己一样见人脸红?……越是强迫自己早点睡觉却越是睡不着,纷飞的意念就像电影镜头掠过孟刚的大脑,有些镜头慢下来最终定格为一个问题,譬如:碰上有人落水自己救还是不救?路遇歹徒行凶管还是不管?这种穷思竭虑的强迫性对立思维让孟刚苦不堪言,以至后来发展到强迫性行为。这时的孟刚总会毫无理由地感到浑身别扭,动不动整整衣领、抻抻衣角、扑打扑打肩膀和裤腿,总觉得身上哪个地方不板正或有污渍,必须反复检查和拂拭。对桌上的物品也觉得摆得不是地方,拿起来换个位置也觉得不合适,换来换去,心烦意乱。最典型的,还是孟刚大三戴上眼镜后,他的注意力就不分场合地集中到眼镜上,总觉得眼镜哪不得劲,一会掰镜框,一会掰镜腿,直到“嘎吱”一声折断才算完。三年内,孟刚换了九副眼镜,每换一副他都发誓是最后一副,可是没过几天就又开始始掰呀弯呀,忙个不停。“我知道这些行为不合理,也毫无必要,可是又怕别人发现,所以就去拼命克制,但越克制就越重复,越重复就越痛苦。这种痛苦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此时的孟刚已经患上了医学上叫做“强迫性神经官能症”病症,简称强迫症。这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的、造成患者功能损害的疾病,属于神经症的一种类型,指一种以强迫症状为主的神经症。其症状可以分为强迫观念、强迫情绪、强迫意向和强迫行为四种。强迫症也有精神癌症之说。

为自己实施两大工程

在被强迫症痛苦的折磨下,孟刚心力憔悴。为了弄清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头扎进了图书馆,这时,孟刚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门学科叫做心理学,人身上还存在着一种完全不同于躯体疾病的心理疾病。答案找到了,可如何消除病症呢?经过反思,孟刚认识到良好的性格才是心理健康的基础,于是他决定实施两大工程:改造性格和战胜强迫症。

孟刚首先向性格中的内向、自卑发起挑战,寻找一切机会锻炼自己的说话能力;其次,向性格中的老实怯懦发动冲击。当时,他认为老实人是被人瞧不起的,发誓要改变现状,并由此产生病态的敏感,只要一听人家说他老实,他就难受的不行。最后,就是改变性格中的过分认真刻板、患得患失。

但是性格的形成非一日之功,性格的改变也不可能旦夕完成。180°的突然逆转,并不可能形成一种正常稳定的新性格特征。此时的孟刚,一反过去沉默寡言,变得多嘴多舌,甚至有些夸夸其谈,“尽管没什么水平,但我的确为这个转变暗喜不已。”不幸的是,这种转变不但导致孟刚初恋的失败,并在以后的工作中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大学毕业后,孟刚被分配到海军某后勤部某军械仓库任枪炮班技师。这时的孟刚很想表现出一个完全不同的自我。1983年春节,孟刚请探亲假,由于名额有限没有被批准。性格发生逆转的孟刚竟然偷偷跑回了家。然而孟刚为这一“壮举”付出的代价是行政记大过一次,降职一级。在经过初恋、降职等打击后,孟刚把人生目标转到文学上来,打算用自传体小说的形式倾诉苦恼,同时实现人生价值。不到一个月,倾注了孟刚大量心血和赌注的自传体小说——《莫名的烦恼》出炉了。本以为很有把握的事,但最终还是被杂志社退了回来,这令孟刚大受打击。当晚,孟刚在无意识中一边摆弄枪支,一边反思自己,不料手中的枪不小心走火,子弹从他的眼前射出,洞穿天花板。孟刚为此结束了三年多的军旅生涯,回到地方一所职工中专当了一名老师。

提出“三个自我”理论

孟刚在对自己性格的改造中,虽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治愈自己强迫症的决心并没有变。回到地方后,孟刚报名参加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学函大的学习,并由此获得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

孟刚与强迫症抗争了近20年。在20年里,他边学习边研究,通过融会贯通森田疗法、精神分析疗法、认知疗法和人本主义疗法等多种疗法后,结合自己的体会,孟刚提出了“三个自我”的理论,即真实自我、现实自我和理想自我。他发现,一切心理问题都出在理想我与真实我的矛盾的不可调和上,出在现实我对理想我的盲目崇拜和服从,出在现实我对真实我的简单粗暴和压制上。孟刚自我剖析道:“我的性格是自卑的、腼腆的,这是真实我,而理想我却是大方自信。在游戏中表演节目时紧张、红脸、出汗,是性格导致的必然,是真实我的表现,但现实我屈从于理想我的压力,拒不承认和接纳,才使自己坠入苦恼的深渊。正是那次击鼓传花唤醒了我的自我,我才开始审视自己的性格。”

古代高僧云:正念常相继,无心云雾收。而对于强迫症这种妄念,孟刚则认为应该是左手接纳,右手行动。

孟刚说:“左手接纳就是对自己身上的缺点、缺陷或症状,要坦然承认和面对,对自己要温柔、要宽恕、要关爱。接纳就是面对而不逃避、不掩饰;右手行动则是把节省下来的心理能量用在行动上,靠行动去改正缺点,弥补缺陷,改善性格,获得成功。许多人都对无条件接纳真实我产生误解,以为这是消极的、不思进取的生活态度。其实,真正的接纳是对事实和真实的坦诚和勇敢面对,是最明智的选择。”

当孟刚对于强迫症的认识越来越全面的时候,他终于承认,自己是一个老实且胆小、反应慢、表达能力差的人。孟刚坦然接纳了真实我,并逐渐走出自我封闭的圈子,参加越来越多的活动,这时,孟刚惊喜地发现强迫症渐渐弱化而且消失了。

助他人走出心理沼泽

20年里,孟刚写了二十本日记,日记中详细记录着他与强迫症抗争的心路历程,孟刚说:“这20年最大的财富就是完成了对自身的探索,并最终战胜强迫症获得了新生。那是一种从量变到质变的感觉,是对真实我的完全接纳。”2005年,孟刚以自传体的形式出版了《强迫症改变人生》一书。该书一问世,便得到了有关专家的肯定,得到了广大读者,尤其强迫症患者的认可,说这本书解开了困扰他们多年的疑团,终于找到了康复的方向,也改变了他们的一生。有的患者甚至哭着告诉孟刚,没想到天下竟有如此懂我的人,感觉再不孤单无助了。其实,从2000年开始,孟刚就用自身的感受和所掌握的心理学知识一直从事心理咨询的实践,并由此实现了助人自助的宿愿。2005年,中国心里咨询网还专门为孟刚开设了网上心理咨询室,四年来,每天都有大量的患者前来咨询、倾诉,孟刚总是不厌其烦地解答各种各样的问题,为患者做心理辅导。

根据中国卫生部疾控中心今年初的统计,中国有心理问题和精神疾病的人口比例高达7%,总数超过1亿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增多,竞争压力加大,工作节奏加速,以及重大灾害、经济危机等因素,但面对如此庞大的患病人群,我国的心理疾病防治机构与人员却严重匮乏。

孟刚对此深有体会。不过,采访结束时,他告诉记者一个好消息:目前,在淄博职业学院领导的支持下,学院心理咨询中心的团体治疗室正在加快建设中,届时将成立中国强迫症治疗中心,面向全国的强迫症求助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