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5331895
自我疗法SELF THERAPY

接纳真实我,切断逻辑链,鼓起勇气,创造新体验

强迫症的前世今生

2020-04-23

作者:孟刚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神障碍全国性调查

 

  据2019年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调结果显示,在构成精神障碍的五类主要疾病中发病率最高的为焦虑障碍(强迫症等)4.98%,其次才是心境障碍(抑郁症等)4.06%,也就是说每100人中有近五个焦虑障碍患者,四个多一点的抑郁症患者。但是这里出现一个反差:在普通群众的眼里似乎抑郁症患者更常见,而强迫症、焦虑症、社恐等焦虑障碍患者好像要少得多,尤其强迫症患者,大多数人对此并不了解,甚至闻所未闻。其原因:

 

1、抑郁的人通常能被别人观察到,如少言寡语、情绪低落等,而强迫的人则比较善于伪装。那些稀奇古怪的强迫思维别人固然看不见,就是强迫清洗和检查确认这样的强迫行为,患者因害怕被别人发现把自己当成精神病,一般总是背着人实施。

 

2、普通人对情绪低落、郁郁寡欢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能理解和同情,但对那些荒唐的强迫症状则不能理解,而当成是杞人忧天、没事找事,因为连患者自己都不能理解,故不得不极力掩饰,他们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欲哭无泪。

 

3、抑郁症自杀率高,能引起更多的关注和重视,强迫症虽然痛苦无比,却难以被人理解和同情,再加上长期得不到有效缓解的话,则极有可能转变为抑郁症。强迫症是“想好好不了”,仍在挣扎求救,抑郁症(重度)是“不想好了”,不再挣扎求救,继而拒绝救助。

 

4、普通人对强迫症的误解,认为强迫症无非就是多洗两次手、多检查两次门锁和开关、以及买买买等行为,或喜欢较真、脾气执拗等,认为就是一些不好的习惯而已,于是说我有强迫症变成一句时髦的用语了。没有强迫症的人说我有强迫症是笑着说的,因为他们确实没有体验过强迫之痛,真正的强迫症患者几乎从来不说自己有强迫症。

 

强 迫 症 的 前 世 今 生

 

  强迫症多年以前被认为是一种十分罕见的心理疾病,被称为精神上的癌症,更早的年代被当成精神病了,直到现在被误诊为精神分裂症的强迫症患者仍然不计其数。这源于强迫症的私密性,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怪现象怎么能让人知道呢?羞于示人的结果,使强迫症患者的就诊和求治率非常低,只能独自承受无言的痛苦。美国的情况要好一些,上个世纪末的统计结果显示,强迫症的患病率在2%左右,意味着美国大约有500万强迫症患者。那么,中国有多少强迫症患者呢?保守估计也不会低于2000万吧。有人问我,以中国文化对人的限制和压抑,按说强迫症发病率应该比美国高,可为什么统计结果并没有显示出来呢?那是中国人普遍隐忍和爱面子的民族性格所致,而美国人的性格恰恰相反,重视生活质量和自己的真实感受,从来不讳疾忌医。 十几年来,我一直血淋淋地剖析自己,以赤裸裸的真实我示人,以此证明强迫症并非不治之症,强迫症愈后效果良好,而且非常乐观。与此同时,为让社会大众了解强迫和理解强迫,我不遗余力的鼓与呼,竭尽所能地写书、写文章、写歌曲、演讲,因为我深知,作为世界公认的最难治型神经症,如果没有社会大众尤其是身边人的理解和支持,强迫症的康复将更为艰难。

  用最好的年华,揭开了强迫的面纱,从此忙忙活活,不亦乐乎。

  语言文字都难尽义,纵佛祖也无奈,只好手拈莲花,点化有缘人。

  内守外攻。守住一寸心,攻破万重障,迎上去,创造新体验。

  2020,爱你爱你,经历风雨,越过心中那道坎儿。

  蜕变之痛,无以复加,但请破釜沉舟吧,因为不自由,毋宁死!

  恐惧是虚拟的牢狱,强迫是辛酸的游戏。

  你焦灼的眸子里有亲人的关心和期待,鼓励和祝福。

  新的一年,新的起点,朋友们,一起从当下出发吧!

 

 强迫症到底是什么

 

 强迫症全称强迫性神经官能症,是一种比较严重的、难治性的心理障碍,被世界卫生组织确认为世界十大致残性疾病之一,被列入严重影响都市人群生活质量的四大精神障碍之一。有研究显示普通人群中强迫症的终身患病率为2%左右,约2/3的患者在25岁前发病,尤以青春期之后发病者居多。  

 强迫症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理疾病呢

 学术化定义是指反复出现的难以遏制的给患者造成极大痛苦的,并损伤其社会功能、影响其正常生活的仪式化的思维和行为。用通俗的比喻来形容,强迫症是一场残酷的内战和一款心酸的游戏。

 强迫症给患者带来的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它是精神上的内出血,是自我折磨的极致。犹如永不停歇砍伐桂树的吴刚,更像推巨石上山每一次都体力耗尽前功尽弃的西西弗斯。如果必须用一句话来形容:人间地狱!然而,强迫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可以导向成功,也可以导向毁灭。强迫症的痛苦可以把患者拖进人间地狱,也可以成为一次成长的契机,化为一笔财富。本书中的众多案例,披露了人类中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群体:强迫与恐惧,难言之隐,地狱般的挣扎。